中国诉讼和仲裁

不要满足于最好的法律指南。

如果您被一家中国大陆公司拖欠款项或被冤枉,您该怎么办?当然,您应对这家中国公司提起诉讼。但应该怎么做呢?

中国大陆法院不会强制执行美国法院所做出的判决。因此,您在美国法院对一家在美国或执行美国判决的国家均无资产的中国公司提起诉讼,可能是浪费时间。但是,您应研究这家中国公司的实际总部位于何处,因为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澳门属于完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中国确实可强制执行来自其他许多西方国家的法院判决,无论如何,研究与您的案件相关的外国判决的强制执行情况是至关重要的。

司法管辖权

在制定针对中国公司的诉讼策略时,司法管辖权通常是您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在美国起诉一家中国公司需要进行起诉任何外国公司时所必须的典型的接触调查。参见Asahi Metal Industry Co.诉加利福尼亚州索拉诺市高等法院案(案件编号480 U.S.102(1987));Glencore Grain Rotterdam B.V.诉Shivnath Rai Harnarain Co.(案件编号284 F.3d 1114)(2002年第九巡回上诉法院)。

如果一家美国法院对一家中国公司拥有管辖权,那么在美国法院起诉该中国公司通常与起诉一家国内公司在以下方面有所不同:送达法律文书;证据开示;诉讼策略;以及以上提及的判决的强制执行。

送达法律文书

中国是《关于向国外送达民事或商事司法文书和司法外文书海牙公约》的缔约国。因此,向中国公司送达文书必须符合本公约的规定。根据《海牙送达公约》的规定,送达中国的法律文书须通过位于北京的中国中央机关送达,即。

http://www.moj.gov.cn/organization/node_sfxzwss.html

如果一家美国公司在美国法院起诉一家中国公司,则该家美国公司必须向中国司法部递交以下文件:

 

  1. 一份完整的美国执法表USM-94。
  2. 须送达的文件的英文版本正本。传票须加盖法院公章。
  3. 须送达的全部文件的中文译本。由于不要求送达USM-94,因此,无需翻译该表。
  4. 上述文件的复印件各一份。

尽管中国在加入《海牙送达公约》时并未对翻译做出具体保留,但中国司法部已通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送达中国的文件必须翻译成中文。由于中国司法部是送达法律文书的政府实体,送达法律文件须遵守司法部的要求。

中国司法部将把需处理的法律文书送达有关地方法院,该地方法院将负责提供服务。根据本所的经验,中国法院送达法律文书的速度相当慢(而且越来越慢)。如果您起诉的中国公司是一个强大的本地实体,法律文书送达可能会更慢。反复致电和发送电子邮件给地方法院和司法部催促通常会加快法律文书送达的速度。您应考虑12-16个月的法律文书送达时间。

中国根据《海牙送达公约》第10(a)条的规定正式提出反对通过邮寄方式送达法律文书,美国法院认定该项异议有效。参见DeJames 诉Magnificence Carriers, Inc.案(案件编号654 F.2d 280(1981年3号通告)),ert. den., 454 U.S. 1085;Dr. Ing H.C. F. Porsche A.G.诉高等法院案,123 Cal. App. 3d 755(1981年)。

一旦您在一起美国诉讼中向一家中国公司送达法律文书,该诉讼就会受到法院正常的调查规则的约束。但是,中国禁止在其领土上取证,即使宣誓人同意。中国在加入《关于从国外调取民商事证据的海牙公约》的声明中表示,中国不受授予领事官员监督取证权利条款的约束。1989年,中国曾允许就U.S. 诉Leung TakLun, et al.(案件编号944 F.2d 642)(1991年第9号通告)一案进行取证,但表示不应将其对本次特殊取证的授权视为先例,此后也不再允许取证。在中国取证可能会招致逮捕或驱逐。即使是通过电话向在中国的证人取证也构成违反中国法律,对于任何打算去中国取证的人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在中国取证的最简单方法通常是让证人到美国或香港宣誓作证。中国已同意根据《海牙取证公约》的规定允许有限度地披露文件。该公约第1条和第2条规定,通过诉讼待决法院发出请求书,并将请求书转交文件所在司法管辖区的中央主管机关,即可披露文件。然后,中央主管机关负责将请求转交给相关的司法机构予以答复。该公约第23条允许签署国“声明其不会执行出于获得英美法系国家所知的审判前调查文件而发出的请求书”。中国已经签署此项声明,并允许出于审判目的而不是仅以收集信息为目的而进行的文件披露。

尽管中国已经同意出于审判目的进行文件披露,但您不应指望中国中央机关会指示中国法院就您的案件强制出示证据。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倾向于如何回应美国法院文件披露请求的情况做了以下准确总结:

尽管可以根据调查委托书或请求书(《海牙取证公约》)在中国强制要求出示证据,但该等请求在过去并未特别成功。请求可能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执行。未收到回复的情况经常发生,或经过相当长时间之后,中国当局才要求美国法院做出澄清,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请求最终得以执行。

中国企业不习惯美国式证据开示,而且他们经常认为他们可选择遵守或不遵守调查规则。

诉讼策略

在美国的诉讼中,美国企业比中国企业拥有许多优势。美国陪审员普遍将中国公司置于不利地位。中国企业经常试图绕开本所的调查规则,如果该事项提请法院注意会损害中国企业的信誉,或招致制裁。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企业普遍低估了美国初审法院裁决的重要性,往往在上诉之前不愿积极为诉讼进行辩护。以下内容摘自《中国企业的法庭灾难》:

在中国,上诉往往从头开始,这意味着如果初审法院法官不同意您对事实的说法,您可以再一次尝试在上诉庭提出您的观点。但在美国,上诉法院以初审法院对事实的调查结果为依据,只审理关于初审法官对法律问题的解释的争议。这就是说,在美国,您很少会有一次以上的机会来陈述您对事实的看法,所以您最好第一次就把它做好。在中国,辩护往往发生在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之后。

美国判决在中国的执行

美国的判决在中国几乎没有价值。中美之间并未制定承认或执行民事判决的相关条约,亦未签署任何互惠协定。由于这些原因,中国法院几乎总是无视美国的判决。

如果您要起诉的中国企业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地区(如英国、加拿大或韩国)拥有资产,则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可能是最好的方式,否则,美国法院的判决最终可能毫无用处。

在美国进行仲裁

中国是1958年《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签署国,因此,中国法院一般会执行公认的外国仲裁机构做出的外国仲裁裁决。但是,中国法院不太可能执行因违约而获得的外国仲裁裁决。中国法院有时还会将外国仲裁裁决案件搁置数年,以避免强制执行,同时这样可以使中国执行该等裁决数量看起来比实际情况要好。

在中国进行仲裁

中国设立了一些合法的仲裁机构,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国国际经济仲裁委员会。一般来说,中国的仲裁机构几乎不允许进行任何调查,而且他们通常也不允许进行现场取证。预期您的案子会是基于对文件的审理。使用英语进行仲裁和尽可能多的中国对手接受的外国仲裁员,这通常很有意义。

在中国法庭起诉

如果在美国起诉一家中国公司不明智,那么在中国提起诉讼可能是项明智选择。尽管中国的法院体系与美国律师所习惯的体系大相径庭,但这比许多美国律师所认为的更为可行。外国公司可以,而且确实在中国法庭上胜诉。但是,在向中国法院提起诉讼之前,了解中国法院系统的一些基础知识至关重要。

首先,美国或欧洲公司通常不会面临在中国大陆起诉中国公司的司法管辖障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3条和第237条规定中国法院对外国原告起诉中国公司的国际案件具有管辖权。尽管通常可以在中国提起诉讼,但显然不应在未更好地了解诉讼带来的实际后果的情况下提起诉讼。

其次,中国法院将强制执行合同中规定的法律,中国法官比美国法官更注重案件的整体情况和公平,而不仅仅只注重辩护技巧。例如,如果一家公司因一名不称职或不关心工作的雇员导致履行合同义务不力,美国法院几乎肯定会要求该公司承担因违约行为造成的所有损害赔偿,但是,中国法院可能不会裁定损害赔偿或严格限制损害赔偿,因为中国法院认为因一名雇员的不称职而对公司进行处罚不公平。

第三,中国法院几乎禁止所有调查。在中国提起诉讼的公司在一开始没有有力证据的情况下很少会胜诉。这也意味着,在起诉之前,您应该准备好证据,这特别是因为从提交文件到审判的时间通常不到一年。

第四,中国法院的裁决几乎完全基于书面证据,而不是证词。

第五,在中国的商业诉讼中,很少达成和解。中国的诉讼费总是比美国的诉讼费低得多,一旦提起诉讼,和解往往被认为是丢面子的事。您起诉的中国公司可能宁愿输掉这场官司,并将其归咎于法官,也不愿达成和解并被视为其有过错。

第六,中国法院很少宣布重大损害赔偿,不管涉及何种案件。中国企业的利润率通常很低,中国法院不希望严重损害一家正常运作的企业,亦不希望造成裁员。特别是,中国法官在裁定利润损失或痛苦赔偿方面会出现犹豫不决。中国法院根本不会裁定美国法院所裁定的损害赔偿。

第七,尽管中国判决取证的能力正在提高,但仍然未达到美国或欧洲大部分国家的水平。中国法院往往缺乏权威,亦得不到其他执法机构的必要协助,无法对其判决进行强制取证。此外,中国企业有时会发现,通过关闭企业,并以新名称重新开业来避免判决更具成本效益。

    I agree that an attorney-client relationship will not be formed until I enter into a written fee agreement with Harris Bricken. I also agree this submission does not constitute a request for legal advice, nor will information received in response to my submission constitute legal advice.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