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经商的入门知识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提供了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商业机会。为了帮助企业更好地利用这些机会,本指南概述了美国法律制度和一些在美国开展业务相关的法律。

美国的法律体系 美国具有联邦政府制度。这意味着法律是在国家(联邦)、州和地方各级制定。”地方”法律是由适用于这些地理区域的市县制定的法律。所有 50 个州(以及美国领土和哥伦比亚特区)都有自己的州和地方法律,适用于这些司法管辖区。某些法律领域,如专利和版权,完全受联邦法律管辖。许多其他法律,包括有关合同、雇佣关系和销售交易的法律,主要由各州制定。许多其他法律领域都受联邦和州法律管辖。在美国开展业务时,外国公司应意识到,他们受制于这些平行的法律体系,这些法律体系通常因州不同而不同。

实体选择 进入美国的外国公司必须决定其用于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商业实体的形式。最常见的美国国内商业实体类型是公司、有限责任公司和合伙企业。每种商业形式都有其自身的优势d,选择形式取决于具体案例的法律和业务因素。每种类型的业务实体都必须根据其所在的州法律规定成立。除合伙企业以外的所有实体类型都需要向州政府提交组织文件。

分支机构 外国公司无需通过成立美国实体在美国开展业务,而是可以开设分支机构。但是,出于税务和赔偿责任原因,通常不建议这样做。分支机构与子公司不同,分支机构不是母公司的单独法人实体。分支机构被视为在美国运营的外国公司。如果外国公司在美国设立分支机构并在美国开展业务,则整个公司将被视为在美国”开展业务”。公司赚取的所有收入都将被征税,而不是只限制在分支机构的收入上。此外,外国公司的责任不限于在分支机构一级发生的赔偿责任。因此,来美国的外国企业一般不会选择开设分支机构,除非美国律师特别建议这样做。选择下面讨论的实体之一通常比开设分支机构更有利。

— 股份公司 许多外国企业以股份公司的形式在美国开展业务。股份公司是根据州法律成立的,每个州都有各自创建和经营公司的规则。在美国,股份公司可以根据一个州的法律成立,但其主要营业地可以在其他州。合理的选择是在其计划进行运营的所在州成立股份公司。由于华盛顿州所具有的可预测且有利于商业的法律,华盛顿州成为设立股份公司的一个受欢迎的选择。《华盛顿统一商业组织法》和《华盛顿商业公司法》是规定在华盛顿州设立公司的主要法律。

要成立股份公司,必须向州务卿提交公司注册证书,通常是在线提交。在大多数州,股份公司的所有者(也称为”股东”)选举董事,由董事制定公司政策并选举公司总裁、副总裁、秘书和财务等人员。美国公司的董事可以是外国公民,必须是自然人,而不是外国公司。公司章程中通常包括公司经营规则。公司的内部结构和章程在不同司法管辖区是相似的,但可以根据公司具体的需求来制定。

最常见的公司形式是C公司。C公司根据公司所得税税率缴税,与公司所有人所得缴税是分开的。这意味着作为支付给所有者而分配的利润将被征收两次税,第一次是在公司的层面缴税,第二次是在所有者层面缴税。美国公司可以通过选择成为 S公司来避免这种双重征税,因为 S公司是联邦税务中的”纳税穿透”实体,不在公司层面收税。但是,外国公司不能选择被视为S公司。

美国法律将公司视为法人,这意味着公司可以签订合同、起诉和被起诉,并像自然人一样承担自己的责任。一般来说,个人所有人可以避免对公司行为承担个人责任,在破产的情况下,公司可以宣布破产,而不会使所有者的个人资产面临风险。然而,重要的是所有人必须维持公司手续,并保持所有人的个人事务与公司业务的分离,以防止债权人将责任强加于董事和所有人个人身上。保护董事和所有者免于承担个人责任是公司最重要的特征之。

— 有限责任公司 另一个可选择的实体是有限责任公司(LLC)。与股份公司一样,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在公司要成立的所在州的州务卿注册而成立。与股份公司一样,有限责任公司受有限责任公司成立的所在州的法律管辖。有限责任公司必须至少有一个成员,成员不需要是自然人。

LLC 在公司如何进行融资和管理方面提供了灵活性。有限责任公司的所有者(称为”成员”)通常设计并制定一个”运营协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运营和组织。虽然大多数公司选择制定运营协议,但这一做法不是法律强制的。例如,根据华盛顿州法律,成员无需签订书面协议,如果没有运营协议,有限责任公司将受华盛顿州法律规定的默认条款管辖。同样,如果运营协议没有某些条款,将适用华盛顿州的有限责任公司法律的默认条款。

与股份公司不同,有限责任公司可以选择作为公司缴税,或将收入“转嫁”给成员,并在成员层面上缴税。许多外国公司宁愿在公司层面被征税,以避免给成员的分红在个人纳税申报表上有体现。

与股份公司一样,有限责任公司具有独立于其成员的法律身份。因此,会员的个人责任仅限于其投资。与公司一样,债权人只能在成员无视公司独立的身份或使用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空壳来避免母公司承担责任的特定情况下,才能获得成员的个人资产。

— 合伙 外国公司也可以通过同意和在美国的另一方共同开展业务来建立合伙关系。虽然成立合伙企业不需要书面协议,但最好通过书面协议使其正式化。普通合伙企业在责任分配上不同于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所提供的优势。外国公司还应当知道,合伙企业可以通过口头协议或行为来建立,而无需向政府提交任何文件。在某些情况下,通过非正式协议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另一人开展某种业务就可以形成合伙关系。外国公司应尽早聘请律师,以避免这些误解。

银行业务 在美国没有设立实体的外国企业在美国开立银行账户将是有一定难度的。即使外国个人或公司设立了美国实体,美国银行也更愿意向美国企业放贷,而不是外国企业。一旦外国企业在美国成功开展业务一段时间,该业务就会提高通过美国银行获得资本的机会。

移民 所有来美国工作的外国人都必须获得签证许可。美国签证法是复杂和严格的联邦法律。各州不管理也不提供签证。签证由美国驻外使领馆签发。许多类型的签证(包括大多数类型的工作签证)都需要获得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的批准。

外国人在美国停留时获得正确类型的签证非常重要。有许多允许就业的许可类别,针对投资者、商务旅行者和雇主赞助就业有特定的类别。许多来美国经营的实体都寻求美国移民律师的建议,以选择正确的签证类别,并避免申请错误。

每种签证都有不同的要求,并允许在美国停留的时间不同。例如,E-2非移民签证允许来自与美国有商业和航行条约的国家的个人,如果申请签证的人将大量资金投资于美国实体,则可获准进入美国。该个人必须只是为了发展和引导投资实体而寻求进入美国。符合条件的E-2签证持有者的员工和家庭成员也可以获得单独的签证。符合条件的个人可以使用 E-2 签证在美国停留 2 年,并可额外延长停留时间 2 年。

对于外国企业主及其员工而言,遵守其特定签证期限至关重要,因为任何违规行为都可能导致被美国驱逐或拒绝重新入境。

 合同 合同受州法律管辖。一般来说,如果当事人达成书面协议,法院会根据书面语言、当事人行为、行业惯例和适用法律来解释该协议。然而,所有50个州都采用了《统一商法典》(UCC)的一些修改,该法典通常适用于任何销售超过500美元的商品的合同。在解释此类合同时,法院将参考 UCC 条款填补双方当事人在协议中未涉及的内容。

并非所有国家都需要合同构成的对价,但在美国,没有对价的协议是无效的。履行或承诺要在双方间进行谈判,才构成对价。例如,对价可以是金钱、履行服务、不做某事或修改某项合法权利。

— 谈判和法律顾问的角色 法律顾问通常尽早参与谈判和起草合同。每一方的律师通常在达成最终协议之前,使用”红线”编辑交换许多版本的草稿协议。外国公司在与美国公司合作时,应该适应这种来回的变动,并且在就重要交易点达成一致之前,通常可以从聘请法律顾问中获益。

— 法律和地点的选择 由于美国合同受州法律管辖,因此所有合同都应包括”法律选择”条款,该条款指定在解释协议时使用哪个州的法律。同样,合同可包括”地点选择”条款,该条款指定可提起诉讼以执行合同的地区。做出这些选择可以提高可预测性,并避免在不熟悉或遥远的司法管辖区进行诉讼。

— 鉴于美国税法的复杂性,谨慎的税务规划和咨询对于所有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公司都很重要。美国公司需分别缴纳联邦、州和地方税。联邦政府通过国税局 (IRS) 征收所得税、资本利得税、股息税、利息税和其他被动收入税以及员工工资税。企业在开展业务的州也可能承担一些额外的税收义务。

— 获取 EIN 新公司必须从国税局(IRS)获得雇主身份识别号 (EIN)。申报税款和识别公司需要 EIN。在公司进行交易或开立银行账户之前,通常需要此号码。申请人可以通过填写”SS-4″表格申请来获得EIN。可以通过在线(www.irs.gov)表格、邮件或传真完成。但是,没有个人纳税人识别号 (ITIN) 的外国人不能使用在线服务获得 EIN。国际申请可致电267-941-1099取得EIN。打电话的人必须有权接收 EIN 并回答有关 SS-4 表格的问题。

— 税收条约 美国是同许多国家签署了双边税收条约的缔约国。如果您的国家与美国有税收条约,该协定应作为主要税务规划工具。这些条约有重大差异,但一般目的是防止双重征税和逃税,并促进各国之间的贸易。许多条约规定了外国公司在美国设立”常设机构”的条件,这会影响企业是否须缴纳联邦所得税。如果相关税收条约的规定导致外国公司欠下较少的联邦所得税,则必须在公司的联邦所得税申报表上申请此福利,并且必须在申报表上引用具体条款。不遵守此要求可能导致重大处罚。通过美国实体(如公司)运营,可以消除外国公司依赖税收条约解决的一些双重征税问题。

— 公司所得税 在美国成立的公司,其在世界任何地方获得的所有收入均需缴纳联邦所得税。该税针对的是应税净收入,即总收入减去可允许的抵扣额。纳税人有各种各样的抵扣方式,有关这些抵扣的规则很复杂。某些行业的公司也可能有资格获得税收抵免,这些税收抵免通常用于鼓励对可再生能源等新兴产业的投资。与抵扣相比,税收抵免尤其有价值,因为它们减少了公司的税费。

— 转移定价 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外国公司不得将利润转移给外国母公司以避税。当外国母公司向美国子公司收取过高的商品或服务价格(如库存或管理服务),以便将税前资金转移到海外时,这种行为称为”转移定价”。国税局可以调查公司这种做法,并可能对违规行为处以严厉处罚。为美国税务审计进行辩护既昂贵又耗时,进一步增加了不合规的成本。国税局对该行为进行审计和追捕的风险超过了所获得的任何短期利益。

— 个人/外籍人士所得税 作为美国公民或者在美国居留的外国人需要就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收入缴税,无论他们在何处工作或生活。一般来说,当一个自然人获得美国的合法永久居留身份,或者在最近的一年中在美国停留超过183天的话,就会被从税务方面被认作为是美国居民。即使一个自然人并不是美国居民或者具有美国合法永久居留身份的人,这样的人仍然必须为他们在美国境内所得的收入缴纳美国联邦所得税。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一个外国人如果能够从一位美国税务专家处获得积极的税务筹划安排,其都将获益匪浅。税务专家熟知各种各样的减免、免税和税收抵免政策,可以将税务责任降到最低,并确保符合法律规定。正如公司所得税一样,个人如果未能支付美国税务也同样会面临严厉的惩罚。

— 外国投资房地产税法(FIRPTA)在美国经营的个人或公司也受制于外国投资房地产税法(FIRPTA)。该法案对在美国处置房地产征税,无论该纳税人的居住地在哪里或者是否在美国具有“常设机构”。在任何时候,只要个人或者公司在美国收购或出售房地产中的权益,就存在该项税务问题。

知识产权 美国拥有强有力的知识产权法律来保护为公司增加价值的无形资产,并对品牌和产品进行区分。在美国有四种主要的知识产权类别:专利、版权、商标权和商业机密。

— 专利 实用新型专利保护的是发明的功能和结构方面的权利。为了获得专利,发明必须是新颖的,独创的和非显而易见的。一件商品的新颖,原创和装饰性设计也可以在美国申请专利。一旦某项专利被美国专利局(USPTO)批准,专利所有人就有权利从专利申请日起算的20年内禁止其他人在美国制造、使用、贩卖和进口该发明或设计。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外国公司不得侵犯美国公司的专利权。如果专利所有人相信其专利权受到了侵犯,该专利所有人可以在联邦法院提起侵权之诉并寻求损害赔偿和强制令。

公司应当注意,在美国,外国注册的专利是不可执行的。一家外国公司如果引进一项独特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它可以通过注册美国专利的方式来保护其发明,前提是该发明还没有被在其他国家宣传或售卖。然而,在美国取得专利,需要聘请美国专利律师,并且可能会花费比较长的时间也比较昂贵。

商标 在美国,商标权是基于在商业中使用的单词,名称,符号或其组合,且公众将其视为表明商品或服务的来源。想要在联邦层面取得商标保护,需要在USPTO注册商标。如果竞争者的标识欺骗或误导客户,或者稀释了注册商标所有人的品牌价值,注册商标所有人可以起诉该竞争者。商标所有人也可以将他们的标识在州层面进行注册,但是与联邦注册相比,州注册所授予的权利更少。外国公司应当考虑通过在USPTO注册的方式来对公司和品牌名称进行商标保护。

正如外国专利一样,外国商标也无法在美国执行。商标申请必须是领域性的,并且必须在每个寻求保护的国家提交商标申请。但是,《马德里议定书》使得在多个国家的商标注册变得更加容易。通过向USPTO提出一项申请,美国申请人可以同时在多达84个国家寻求商标保护。

除了USPTO注册之外,商标的用户可以通过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该标识来获得某些普通法商标权。然而,比起正式商标注册的权利来说,这些权利是非常受限的,且定义不够明确。

版权 美国版权法赋予作品作者在作者一生中外加逝世后七十年对作品的专有权(针对在1978年1月1日之后创作的作品)。版权保护适用于文学,音乐,建筑,艺术,图形,录音以及其他以有形媒介书写或固定的作品。授予版权所有者的专有权利包括复制作品的权利,基于原始作品制作衍生作品的权利,分发作品副本的权利,公开表演作品的权利以及展示作品的权利。已出版和未出版的作品均受版权法保护。

该保护也适用于未出版的作品,无论作者的国籍和居所在哪里。由于美国加入了各种条约,如果满足某些条件,外国人创作的出版作品也可能会受到美国版权法的保护。虽然版权注册不是硬性要求,但是联邦版权注册确实可以带来诸多好处,包括有能力在法庭上行使作者的权利,并获得侵权的其他补救措施。通过版权局就可以轻松完成注册。

商业机密 商业机密是指由于其他人并不知晓该信息,因此可以增加业务价值或为所有者提供竞争优势的任何信息。比如,一项商业机密可能是一个工程式、一个设备、一份数据汇总,或者一项生产技术。商业机密在所有的50个州被州法律广泛保护,自从2016年5月的捍卫商业机密法通过以来,也在联邦层面受到保护。商业机密所有人必须采取合理的努力来维持该机密持续地受到保护。商业机密法可以保护不得注册专利但又对公司的运营或产品至关重要的知识产权。公司往往会要求员工签署协议以保护商业机密。

劳动和雇佣 外国公司来到美国聘请雇员在美国工作时必须遵守美国法律。美国法律对“雇员”和“独立承包商”进行了区分。雇员是必须遵守预扣税的要求的,并受到联邦劳动法的保护。独立承包商则无需进行预扣税,并且也不受很多劳动法的保护,比如联邦最低工资标准的保护。真正的独立承包商比雇员拥有更大的行为和财务自主权。在美国经营的公司需要意识到这些区分,并对员工进行准确分类。如果一个政府机构或法院认定一个员工实际上是一名雇员,而非独立承包商,根据劳动法,雇主可能要承担补缴税和民事索赔的责任。

— 劳动/外籍劳动合同 管理在美国的外籍所有人与外国雇员之间的关系的合同必须遵守美国法律。许多公司会和他们的重要员工,例如高管,管理人员,高层管理人员以及其他技术或商业技能对企业至关重要的人员签订劳动合同。这些劳动合同可以规定雇佣范围和期限以及双方可以终止关系的条件。如果缺乏这样一份合同的话,该雇员将会被看作是“任意期限”的,并且在美国几乎所有州,雇主或雇员均可出于任何合法原因终止关系,而无需提前通知。

与美国雇员签订合同时,雇主还必须遵守美国工资及工作时间的法律规定。例如,公平劳工标准法(FLSA)要求雇主至少支付联邦最低工资和时间,并在原告每周超过40小时的工作之外每个小时多支付一半作为加班工资。如果雇员在最低工资较高的州工作,则雇主必须支付较高的州最低工资。雇主还必须遵守家庭医疗假期法案(FMLA),该法案为符合标准的医疗或家庭原因而设定了员工缺勤标准。根据FMLA,员工可享受12周的无薪产假。

— 知识产权和发明人协议 根据美国法律,雇员在受雇期间所做出的发现和发明通常归属于雇主。然而,雇佣合同中通常还是会包含明确的向雇主授予此类权利的语言,并要求员工对此合作以确保相关知识产权的联邦注册。雇佣合同还可以用来扩大雇主的权利范围,以包括在雇用期内与业务有关或使用公司设备制造的任何和所有的发现和发明。雇佣合同还可用来限制员工从其专有系统或信息的知识中获得发明的能力。

— 保密协议 许多美国雇主要求员工签署广泛的保密协议,以防止员工与竞争对手分享专有信息,或其他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不良信息,或其他敏感信息。在谈判涉及交换敏感信息的交易之前,签署保密协议也非常普遍。

— 不竞争协议 根据美国法律,限制前雇员在竞争公司工作的能力的不竞争协议可能很棘手。此类协议在某些州几乎无法执行,并且由法院对其进行狭义解释。但是,它们通常受到雇主的青睐,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有效。在允许的情况下,不竞争协议必须在范围,时间和地理位置上都合理,并且不得使该前雇员无法在自己的领域中谋生。

— 员工手册 员工手册通常用于对新员工提供指导并制定公司政策。然而,员工手册并不是劳动合同的替代品,即使在员工手册上有雇员签字的情况下。但是员工手册中的声明,则有可能会在某些情形下被认定为对雇佣条款的修订。相应的,在美国,雇主通常会避免在“任意期限”雇员的文件中使用可能会产生继续或永久工作的预期的语言。

反歧视法 联邦和州法律广泛禁止基于雇员或潜在雇员的种族,肤色,国籍,宗教,年龄,性别,残疾情况,婚姻状况和退伍军人身份的歧视。法律还禁止雇主惩罚举报歧视行为的雇员。在雇佣的所有阶段都必须遵守这些反歧视法律,包括在招聘、晋升和解雇阶段。许多州和地方已经颁布了其他法律,进一步扩大了保护范围,比如在基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这是美国法律的一个正在不断发展的领域。

为了确保遵守所有的反歧视法,公司通常会在员工手册中编纂反歧视政策,并就这些法律对经理和主管进行教育。即使公司政策禁止歧视,故意允许雇员从事歧视性行为的雇主也应对该雇员的行为负责。

产品责任 美国的产品责任法与其他国家的产品责任法有很大不同。与许多其他国家不同,美国大多数州都采用了严格的侵权责任原则。严格责任的采用扩大了可能对产品伤害负责的实体的范围,并减少了确立这种责任所必需的证据。根据严格责任,只要出售对用户造成“不合理危险“的存在缺陷状态的产品,则产品链条中的任何一家公司(制造者、经销商、零售商)都可能承担责任。即使在卖方没有过失(指卖方行使了合理注意义务),且消费者没有和卖方达成合同关系的情况下也是这样。调查的重点是在产品上,而非卖方的行为上。

根据单独的过失理论,或者违反担保,公司也可能对受伤的消费者承担责任。如果一家公司没有达到一家合理的公司在同样情况下应行使的谨慎标准(例如在产品的设计或制造中),则属过失。一家公司也可能因未警告消费者产品危险而构成过失。担保索赔源于受害人与产品卖方之间的合同关系。在美国,担保可能是明示或暗示的。

和许多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产品责任案件的损害赔偿通常由陪审团决定,其中可能包括对由伤害造成的所有直接和间接损失的赔偿。这意味着产品责任案件中的损害赔偿可能会很高。

由于整个生产链都可能会对产品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对于企业而言,将赔偿条款纳入美国销售合同非常重要。赔偿条款是一方同意补偿另一方某些费用和支出的协议。在一个典型的赔偿条款当中,义务方(提供赔偿的一方)同意补偿索赔方(收到赔偿的一方)任何与由于产品而导致的伤害的任何损失、责任、索赔或者因此提起的或与之相关的诉讼。双方也可以协商一项抗辩条款,由一方同意为另一方针对受伤的第三方提起的诉讼进行辩护。

除了赔偿和抗辩条款之外,外国公司在美国经营还应当考虑购买足够的保险以防止发生产品责任索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