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s Bricken
by

我除了處理與大麻相關領域的企業的公司、金融和交易問題,也同本所的外商直接投資團隊合作。我們最近接洽到很多有興趣投資美國大麻產業的外商,所以今天的博客將為來自中國的有興趣的潛在投資人簡要地介紹涉及這一棘手課題的一些法律問題。 何謂外商直接投資?一般而言,外商直接投資(FDI)是指任何類型的跨境交易,即甲國的一家公司或投資者向位於乙國的公司投入資金。它通常不指將大量貨幣投入股票和債券 – 它特指針對單一企業的投資。 FDI有幾種形式。外國投資者可以創辦一家新的公司並從融資開始建立自己的企業。他們可以同美國的商業夥伴成立合資企業。他們可以全面或部分收購一家美國企業。他們也可以採取相對簡單的方式,主要提供品牌和經營過程的支持,由美國的合作夥伴承擔大部分的財務風險–這是基本的特許經營模式。 從州層面探討外商直接投資大麻業務問題。我們已經看到了大量的FDI項目投入大麻產業中的大麻相關輔助服務。外國投資者在美國開設公司以製造和進口植物生長燈和水培設備等種植設備、自動修建機和提煉機等生產設備,以及土壤、肥料、電子煙電池和煙彈等其它相關產品。外商的投資也大量集中在大麻業房地產項目。他們除了購買房地產,也在溫室、植物生長燈、儲存設施等方面注資,將備有全套種植和生產設施的房產出租給當地企業。這些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不受州的監管,在外商投資方面的處理上與非大麻相關業務相似,包括註冊為美國納稅者并按合夥企業繳稅、遵守外商投資房地產法案FIRPTA的規定以及移民法問題。 直接參與買賣大麻的企業則必須關注州法的限制。一些州,例如華盛頓州,不允許非該州居民(更別說非美國居民)從大麻生意中獲利。俄勒岡州對大麻業擁有權的限制是全美國最寬鬆的,但也存在一些特別的問題。州政府的法律法規是針對美國居民制定的。雖然俄勒岡州不要求大麻企業的所有權擁有者是州居民或美國居民,但是俄勒岡州會如何應對須要進行犯罪背景調查的外國擁有者則不得而知。州政府官員和聯邦調查局都不太可能掌握到未曾與美國有接觸的外國人的真實背景資料。關於各州要如何處理擁有大麻企業的外國人的問題仍然存在。 那聯邦刑法呢?《聯邦政府管製藥物法》並不區分國際、州際或僅限於州內的活動。無論公司擁有者居住在哪裡,擁有、製造和銷售大麻在聯邦法律下都是非法的。還有一些刑事法規讓涉及跨州和跨國的貿易活動舉步艱難。比如說,根據美國法典第18題第1952部分跨州、境法案,在跨州或跨國貿易活動中意圖通過旅行或使用郵件來分發大麻銷售收益的行為將被被認定為刑法犯罪。 大麻合法化州受美國司法部的大麻執法備忘錄所管轄,如果在此背景下考慮外國擁有權,會出現更多的問題。 2013年8月出台的《科爾備忘錄》的主要內容是,如果該州不希望聯邦執法單位介入,就必須確保其法律能避免州執照持有人違反各項聯邦重點執法項目。其中一個重點執法項目是州條規必須防止“售賣大麻的收入落入犯罪企業、幫派和販毒集團手中”。如果州和聯邦的犯罪背景調查數據庫無法廣泛覆蓋外國犯罪記錄,各州又怎麼能肯定這些外國投資者不屬於上述類別之一呢?目前,在無廣泛聲明下,聯邦政府似乎在外商對州大麻業務擁有權的問題上採取觀望態度。州大麻業務的參與者和州政府本身必須確保外國擁有者不違反聯邦重點執法項目。 如果您需要向律師咨詢,請聯系: Robert McVay律師,電話(1) 206-224-5657,郵箱robert@harrisbricken.com。

Harris Bricken
by

我除了处理与大麻相关领域的企业的公司、金融和交易问题,也同本所的外商直接投资团队合作。我们最近接洽到很多有兴趣投资美国大麻产业的外商,所以今天的博客将为来自中国的有兴趣的潜在投资人简要地介绍涉及这一棘手课题的一些法律问题。 何谓外商直接投资?一般而言,外商直接投资(FDI)是指任何类型的跨境交易,即甲国的一家公司或投资者向位于乙国的公司投入资金。它通常不指将大量货币投入股票和债券 – 它特指针对单一企业的投资。 FDI有几种形式。外国投资者可以创办一家新的公司并从融资开始建立自己的企业。他们可以同美国的商业伙伴成立合资企业。他们可以全面或部分收购一家美国企业。他们也可以采取相对简单的方式,主要提供品牌和经营过程的支持,由美国的合作伙伴承担大部分的财务风险–这是基本的特许经营模式。 从州层面探讨外商直接投资大麻业务问题。我们已经看到了大量的FDI项目投入大麻产业中的大麻相关辅助服务。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开设公司以制造和进口植物生长灯和水培设备等种植设备、自动修建机和提炼机等生产设备,以及土壤、肥料、电子烟电池和烟弹等其它相关产品。外商的投资也大量集中在大麻业房地产项目。他们除了购买房地产,也在温室、植物生长灯、储存设施等方面注资,将备有全套种植和生产设施的房产出租给当地企业。这些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不受州的监管,在外商投资方面的处理上与非大麻相关业务相似,包括注册为美国纳税者并按合伙企业缴税、遵守外商投资房地产法案FIRPTA的规定以及移民法问题。 直接参与买卖大麻的企业则必须关注州法的限制。一些州,例如华盛顿州,不允许非该州居民(更别说非美国居民)从大麻生意中获利。俄勒冈州对大麻业拥有权的限制是全美国最宽松的,但也存在一些特别的问题。州政府的法律法规是针对美国居民制定的。虽然俄勒冈州不要求大麻企业的所有权拥有者是州居民或美国居民,但是俄勒冈州会如何应对须要进行犯罪背景调查的外国拥有者则不得而知。州政府官员和联邦调查局都不太可能掌握到未曾与美国有接触的外国人的真实背景资料。关于各州要如何处理拥有大麻企业的外国人的问题仍然存在。 那联邦刑法呢?《联邦政府管制药物法》并不区分国际、州际或仅限于州内的活动。无论公司拥有者居住在哪里,拥有、制造和销售大麻在联邦法律下都是非法的。还有一些刑事法规让涉及跨州和跨国的贸易活动举步艰难。比如说,根据美国法典第18题第1952部分跨州、境法案,在跨州或跨国贸易活动中意图通过旅行或使用邮件来分发大麻销售收益的行为将被认定为刑法犯罪。 大麻合法化州受美国司法部的大麻执法备忘录所管辖,如果在此背景下考虑外国拥有权,会出现更多的问题。2013年8月出台的《科尔备忘录》的主要内容是,如果该州不希望联邦执法单位介入,就必须确保其法律能避免州执照持有人违反各项联邦重点执法项目。其中一个重点执法项目是州条规必须防止“售卖大麻的收入落入犯罪企业、帮派和贩毒集团手中”。如果州和联邦的犯罪背景调查数据库无法广泛覆盖外国犯罪记录,各州又怎么能肯定这些外国投资者不属于上述类别之一呢?目前,在无广泛声明下,联邦政府似乎在外商对州大麻业务拥有权的问题上采取观望态度。州大麻业务的参与者和州政府本身必须确保外国拥有者不违反联邦重点执法项目。 如果您需要向律师咨询,请联系: Robert McVay律师,电话(1) 206-224-5657,邮箱robert@harrisbrick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