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關於外國公司在美國經商的法律問題概覽 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提供了世界上一些最佳的經商良機。為了協助企業把握好這些商機,本指南概述了美國法律制度以及與在美國經商相關的一些法律。 一、美國的法律制度 美國實施聯邦政府制度,這意味著法律制度分為國家(聯邦)、州和地方級別。“地方”法律是指由城市和縣所制定並適用於該地理區域的法律。所有50個州(以及美國領土和哥倫比亞特區)都有適用於該司法轄區的州和地方法律。某些法律領域,例如專利和版權法,完全由聯邦法律管轄。許多其它法律,包括合同、雇傭關系和銷售交易的法律,則由各州制定。另外,還有許多法律領域同時受到聯邦和州法律的管轄。外國企業在美國經商時,應該意識到他們受到這些並行的法律制度的約束,而各州的法律制度也往往有所不同。 二、實體的選擇 到美國發展業務的外國公司必須決定所要采用的業務實體形式。最常見的國內商業實體類型包括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責任公司(LLC)以及合夥公司。每種業務形式都有本身的優勢,形式的選擇取決於個別案例的法律和商業因素。每種類型的業務實體都必須根據實體成立所在州的法律來成立。除了合作夥伴公司,其它所有實體類型都必須組織文件以提交給州政府。 分公司。外國公司可以通過在美國設立分公司來開展業務,而無須成立商業實體。然而,基於稅務和責任原因,我們一般不建議這樣做。 與子公司不同,分公司並非其母公司外的一個獨立的法律實體。分公司被認為是在美國經營的外國公司。如果一家外國公司在美國設立一家分公司而該分公司在美國開展業務,則整家公司都會被認為是在美國“經商”。美國當局可能對該公司的所有收入征稅,而不僅限於其分公司的收入。此外,該外國公司的責任不僅限於分支機構所產生的責任。因此,除非其美國律師有特別的建議,到美國經商的外國企業一般都不會選擇開設分公司。選擇下列所討論的其中一個實體形式,通常會比開設分公司更有優勢。 股份有限公司。許多外國公司以股份有限公司的形式在美國經商。股份有限公司根據州法律設立,每個州都有關於股份有限公司創建及經營的法律法規。在美國,商家可以根據某個州的法律創建股份有限公司,並在另一個州設立主要營業地點。一個合乎邏輯的選擇是在經營地點所在州註冊成立公司。然而,一些特定的州由於各種原因而經常成為外國公司註冊的選擇。如果成立一家股份有限公司,企業必須向所選州的州務卿提交註冊證書 – 一般通過在線提交。就大多數州而言,股份有限公司的擁有者(也被稱為“股東”)選出負責制定公司政策的董事,並選舉公司主席、副主席、秘書和財務主管等職員。美國股份公司的董事可以是外國公民,並且必須是自然人而非外國公司。公司的運營規章通常包含在該公司的書面章程中。各司法轄區的公司內部結構和章程都很相似,但是也可以定制以滿足個別公司的需求。C型股份有限公司是最普遍的公司形式。C型股份有限公司按照企業所得稅率被征稅,公司擁有者則另外被征稅。這意味著分配給擁有者的利潤會被征兩次稅 – 首先在公司層面上,接著在公司擁有者層面上。美國公司可以通過選擇成為S型股份有限公司來避開雙重征稅,這是用於聯邦稅務目的的“傳遞”(pass through)實體。但是外國公司不能選擇被視為S型股份有限公司。美國法律將股份有限公司視為法人,也就是說公司可以像自然人一樣訂立合同、起訴和被起訴,並且承擔其自身的債務。一般來說,擁有者個人無須對公司的行為承擔個人責任,在破產的情況下,公司也可以在不導致擁有者的個人資產面臨風險的情況下宣布破產。但是,公司擁有者必須保持企業的形式,並確保擁有者的個人事務與公司業務明確分開,以避免債權人向董事或擁有者追究個人責任,這是非常重要的。保護董事和擁有者免於承擔個人責任是股份有限公司最主要的特點之一。 有限責任公司。有限責任公司(LLC)是另一種實體選擇。LLC與股份有限公司一樣,必須向公司創立所在州的州務卿註冊成立。LLC也和股份有限公司一樣受其成立所在州的法律的管轄。一家LLC必須有至少一名成員,成員不需要是自然人。LLC在公司的融資和管理方面具有靈活性。LLC的擁有者 – 被稱為“成員” – 通常通過設計和創建一份“經營協議”來管理該LLC的運作和組織。雖然大多數公司選擇創建經營協議,但其實這是非強制性的。例如,根據華盛頓州的法律,公司成員不需要采用書面協議,然而在沒有經營協議的情況下,該LLC將受華盛頓州法規中的默認條款的約束。同理,如果經營協議中未對特定事宜進行規定,則將適用華盛頓州LLC法律中的默認條款。與股份有限公司不同的是,LLC可以選擇以公司的形式繳稅,或把收入“傳遞”給成員,在成員層面上繳稅。許多外國公司傾向於在公司層面上繳稅以避免分配給成員們的利潤被反映在他們的個人納稅表上。LLC如同股份有限公司,擁有與其成員們相分離的法人身份。因此,成員們的個人責任僅限於他們的出資額。和股份有限公司一樣,債權人只能在有限的情況下追索成員的個人財產,例如當成員無視公司的獨立的企業身份,或將LLC作為空殼使用以規避母公司的債務責任。 合夥公司。外國公司也可以與另一方達成協議共同在美國做生意設立合夥公司。雖然這類公司不需要書面協議,但是還是建議通過書面協議來做出正式的安排。在債務責任方面,普通合夥公司無法享受與股份有限公司和LLC一樣的的待遇。外國公司也應該了解到,合夥公司能夠以口頭形式或無須向州註冊的情況下設立。在某些情況下,通過非正式協議的方式與另一人進行特定的業務,也可以在無意間設立合夥。外國公司應該及早咨詢法律顧問以避免這些誤會。 三、銀行業務 沒有在美國設立公司的外國實體要在美國開設銀行賬戶時會很困難。即使外國公司創建了一個美國實體,美國銀行也更願意貸款給美國企業而非其外國競爭對手,這種情況也並不少見。一家外國企業一旦在美國成功經商一段時間後,再向美國銀行申請取得更多資本就會變得相對容易。 四、移民 所有外國人都必須取得簽證才能獲準到美國工作。美國的簽證法律很覆雜且受到聯邦法的嚴格監管。各州並不管理或發放簽證。簽證由美國駐外國的大使館或領事館簽發。許多類別的簽證,包括大部分類型的工作簽證,都必須事先取得美國公民和移民服務局的批準。 外國人在美國逗留都必須取得正確類別的簽證,這是非常重要的。美國有多種類別的就業簽證,也有為投資者、商務訪客和雇主擔保類就業者而設的特定簽證類別。許多將業務帶入美國的實體會尋求美國移民法律師的建議來選擇正確的簽證類別,以避免申請失誤。每一種簽證都有不同的要求,允許持有人在美國逗留的時間也有所不同。 外國企業擁有者和他們的員工必須遵守所持簽證的條款,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任何違法行為都可能導致他們被驅逐出境或被拒絕重新進入美國。 五、合同 合同的訂立受到州法律的管轄。一般而言,如果各方簽訂書面協議,法院將根據該書面的字面意思、當事人的行為、行業慣例和適用的法律來解讀該協議。但是,美國所有的50個州都在不同程度上采用了《美國統一商法典》(UCC),這部法典一般適用於所有商品銷售超過500美元的合同。對於協議未提及的內容,法院在解釋這類合同時會使用UCC的條款填補空白。 並非所有的國家在簽訂合同時都要求有對價,但是在美國,沒有對價的協議是無效的。協議雙方必須商討履約或回報的承諾作為對價。比如說,對價可以是金錢、一項服務的履行、禁止做某件事情,或對一項法律權利的修改。 談判和法律顧問的角色。法律顧問通常會參與初期的談判以及合同的起草。各方的律師一般會交換多版附帶“紅線”的修訂版本,直到最終達成協議。外國公司在同美國公司合作時應該適應這種做事方法,在商定重要的交易內容之前咨詢法律顧問,通常會使得外國公司獲益良多。 法律和地點的選擇。由於美國合同的簽訂受到州法律的管轄,所有的合同都應該包含“法律的選擇”條款,從而明確要使用哪一個州的法律來解釋該協議。同理,一份合同可以包含“地點的選擇”條款,以明確可以提起訴訟以執行該合同的州。做出這些選擇可以防範未然並避免立約各方在不熟悉或偏遠的司法管轄區進行訴訟。 六、稅收 由於美國稅法非常覆雜,所有在美國經商的公司都必須進行謹慎的稅務規劃和咨詢,這是非常重要的。在美國營業的公司都分別受到聯邦、州和地方稅法的約束。聯邦政府通過國家稅務局(IRS)征收所得稅、資本利得稅,股息、利息和其它被動收入稅,以及員工工資稅。企業也很有可能需要向他們經商所在的州繳納額外的稅。 申請EIN。一家新建公司必須向國家稅務局申請雇主身份識別號碼(EIN)。公司需要用EIN來報稅和作為辨識該公司的號碼。公司通常必須有此號碼才能進行商務交易或開設銀行賬戶。申請者可以通過在線(www.irs.gov)、郵寄或傳真方式提交《SS-4表格》來申請EIN。但是,沒有個人納稅識別號碼(ITIN)的外國人不能通過在線服務來申請EIN。國際申請者可以致電(1)267-941-1099申請他們的EIN。撥打電話的人必須是經授權可以接收EIN並回答有關SS-4表格的問題的人員。 稅收協定。美國與多個國家均締結了雙邊稅收協定。如果您的原籍國與美國有稅收協定,您應該將該協定作為主要的稅收規劃工具。這些協定有顯著的差異,但是一般旨在避免雙重征稅和逃稅並促進兩國之間的商業貿易。許多協定闡明了外國公司在美國擁有“常設機構”的條件,這對該公司是否需要繳納聯邦所得稅有所影響。如果一項稅收協定中的某個條款使得一家外國公司應繳的聯邦所得稅減少,則必須在公司的聯邦所得稅申報表上進行申報同時必須註明該特定條款。未能遵守此要求的公司可能會受到嚴厲的處罰。以一家美國實體(例如股份有限公司)的形式運作,可以依據稅收協定免除外國公司被雙重征稅的一些問題。 公司所得稅。在美國成立的公司從世界各地賺取的收入都會被征收聯邦所得稅。該稅是根據公司的應納稅凈收入,也就是總收入減去可扣除額後的收入來計算。納稅人可以獲得多種扣除額,但這些關於扣除的規定非常覆雜。特定領域的公司也可能有資格獲得稅收抵免,這通常用於激勵對再生能源等新興行業的投資。稅收抵免比扣除額更有價值,因為它們等額減免公司的稅費。 轉讓定價。在美國經商的外國公司不能將利潤轉移到外國母公司來避稅。當外國母公司為其美國附屬公司提供貨物或服務,例如庫存或管理服務,並收取高額費用從而將稅前資金轉移到海外時,這種做法被稱為“轉讓定價”。IRS可以調查這些公司的此類做法,並對違法行為給予嚴厲的處罰。針對美國稅務審計案進行辯護昂貴且耗時,進一步增加了違規成本。被IRS審查和發現的風險遠遠大於短期可獲得的任何利益。 個人/外籍人士所得稅。美國公民和定居在美國的外國人無論在何處工作或居住,都必須為他們的全球性收入報稅。一般來說,獲得合法永居身份或於某個納稅年度內在美國居住了至少183天的人,都被視為美國納稅居民。即使一個人不是美國居民或合法永久居民,他也必須為其在美國所賺取的收入繳納美國聯邦所得稅。外國人可以通過與美國稅務專家積極規劃稅務來獲益。這些專家知道各種能減低稅務的扣除額、豁免額和稅收抵免額,並確保報稅表遵守法律要求。和企業所得稅一樣,未向美國繳稅的個人將面臨嚴厲的處罰。 外國人投資房地產稅法(FIRPTA)。在美國經商的外國人和公司也受到外國人投資房地產稅法(FIRPTA)的約束。在此法案下,無論納稅人的居留地和是否在美國擁有“常設機構”,在處置位於美國的房地產時都必須繳稅。每當個人或企業在美國購買或出售房地產並從中獲益時,都會被征收此稅。 七、知識產權 美國擁有完善的知識產權法,以保護可為企業增值並區分品牌和產品的無形資產。美國有四種主要的知識產權形式:專利、版權、商標和商業機密。 專利。實用新型專利(utility patent)保護一項發明的功能和結構。該發明必須是全新、新穎且非顯而易知的,才能取得專利。任何工業品的全新、原創和裝飾性設計也可以在美國註冊專利。一旦獲得美國專利局(USPTO)授予專利權,專利權人有權在申請日起的20年內禁止他人在美國制造、使用、銷售和進口該項發明或設計。在美國經商的外國公司不得侵犯美國公司的專利權。如果專利權人認為其專利權遭到侵犯,可以向聯邦法院提出侵權訴訟,並要求判決賠償和施行禁令。公司應該註意的是,國外專利權在美國是無法被執行的。一家外國公司在將某個獨特的產品引進美國市場時,可以通過取得美國專利權來保護其發明,前提是該發明尚未在另一個國家被宣傳或銷售。但是,要在美國獲取專利權必須聘請專利法律顧問,而且過程可能耗時且昂貴。 商標。美國的商標權是基於文字、名稱、符號、設計或它們的任何組合在商業中的使用,使公眾得以識別某商品或服務的來源而產生的權利。向USPTO註冊的商標可以獲得聯邦法的保護。當註冊商標持有者的競爭者所使用的商標出現欺騙或混肴客戶,或削弱註冊商標持有者品牌價值的情況,註冊商標持有者可以起訴該競爭者。商標擁有者也可以註冊州級商標,但是州註冊商標所賦予的權利比聯邦註冊商標少。外國公司應該考慮向USPTO註冊商標以保障公司和產品名稱。和外國專利權一樣,外國商標在美國無法執行其權利。更切確地說,商標受到領土限制,必須向每個尋求商標保護的國家逐一註冊。但是,《馬德裏協議書》使得在多個國家註冊商標變得更容易。只需向USPTO提交一份申請,美國申請人就可以同時向最多84個國家尋求保護。除在USPTO註冊以外,商標使用者在美國使用商用標志時可以享有某些普通法下的商標權。但是這些權利是有限的,而且不如通過正式註冊取得的權利明晰。 版權。美國版權法賦予作品的作者專有權,保護期為作者有生之年及其死亡後70年(針對1978年1月1日或之後創作的作品)。版權保護法適用於文學、音樂、建築、藝術、圖形、錄音以及其它被記錄或固定於有形媒介中的作品。版權所有者被授予的專有權包括覆制作品、基於原創作品制作衍生作品、發行作品的副本、公開表演作品以及展示作品的權利。已出版和未出版的作品都受版權法的保護。作者創作一項作品時將自動受到版權法的保護 – 作者無需註冊來獲得版權保護。這項保護適用於未出版的作品,而與作者的國籍或住所地無關。由於美國參與了多項條約的締結,外國作者已出版的作品如果符合特定的條件,也可能會受到美國版權法的保護。雖然不需要註冊,在聯邦層面上的註冊還是能為作者帶來實質性的好處,包括在法院執行作者的權利以及針對侵權行為獲取額外救濟的能力。在美國版權局完成註冊並不覆雜。 商業機密。商業機密是指任何可為業務增值的信息,或不為他人所知因而為信息擁有者提供競爭優勢的信息。比如說,商業機密可以是一個配方、一種設備、一套數據的選編或一項制造技術。商業機密在所有的50個州都受到州法律的廣泛保護。在聯邦層面上,商業機密也受到於2016年5月通過的《保護商業機密法》的保護。擁有者必須做出合理的努力維持信息的保密性以獲得持續性的保護。商業秘密法可以保護無法獲得專利但對公司的運營或產品至關重要的知識產權。公司通常要求員工簽署協議以保護其商業秘密。 八、勞動與就業 進駐美國的外國公司在聘用將在美國工作的員工時,必須遵守美國法律。在美國法律下, “雇員”和“獨立承包商”有所區別。雇員必須繳付預扣稅,並受到聯邦勞工法的保護。獨立承包商則不受預扣稅要求的約束,也不受多項勞工法(例如聯邦最低工資法)的保障。真正的獨立承包商可以比員工在工作行為和財務方面行使更大的自主權。在美國經商的公司必須了解這些區別並正確地分類其員工。如果政府機構或法院認定某位員工實際上是雇員而非獨立承包商,其雇主可在勞動法下被追討稅款和民事索賠。 就業/外籍員工勞動合同。在美的外國公司擁有者與在美的外國員工所訂立的雇傭合同,必須遵守美國法律。許多公司與其主要員工,例如管理人員、高級職員、高級經理,以及該公司不可或缺的技術或商業技能員工簽訂雇傭合同。這些雇傭合同可以設定雇傭的範圍和條款,以及雙方可以終止或解除關系的條件。如果沒有這類的協議,員工就被視為“自由”雇傭,雇主或員工可以在合理的原因下隨時結束雇傭關系,這種雇傭原則適用於美國幾乎所有的州。在與美國員工簽訂合同時,雇主還必須遵守美國的工資和工時法律。例如,根據《公平勞動標準法》(FLSA),雇主必須支付聯邦法所設的最低工資和工時,若員工每周工作超過40個小時,必須支付每小時1.5倍的加班工資。如果某員工在最低工資規定較高的州工作,其雇主就必須依法支付較高的最低工資。雇主也必須遵守《家庭醫療休假法》(FLMA),該法案規定了雇員因合理的醫療或家庭原因而缺勤的標準。FMLA規定員工可享有12周的無薪產假。 知識產權與發明人協議。根據美國法律,員工在受雇期間的發明一般歸其雇主所有。然而,雇傭合同通常會包含明確授予雇主這項權利的語言,並要求員工配合以確保所涉及的知識產權能夠取得聯邦註冊。雇主也可以通過雇傭合同來擴大所有權的範圍,以涵蓋在雇傭期間與業務相關的、或使用公司設備制造的任何和所有發現和發明。雇傭合同可以進一步用於限制員工從專有系統或信息的知識中獲得發明的能力。 保密協議。許多美國雇主要求員工簽署涵蓋面廣泛的保密協議,以防止員工與競爭對手分享專有信息或其它任何有價值、有損形象或敏感的信息。在商談與交換敏感信息有關的交易之前,保密協議也經常被使用。 競業禁止協議。在美國法下限制前員工為其它競爭公司工作的競業禁止協議有時是很覆雜的。這類協議在一些州是完全不可被執行的,也被法院予以限制性解釋。盡管如此,它們一般都受到雇主青睞,而且在某些情況下是有效的。在被允許的情況下,競業禁止協議必須在範圍、時間和地理範圍上是合理的,並且不能導致該前員工無法在其行業領域內謀生。 … read more

Nadja Vietz
by

As the country with the world’s largest economy, the United States offers some of the best business opportunities in the world.  To assist businesses in taking advantage of those opportunities, this guide provides an overview of the US legal system and some of the laws relevant to doing business in the US United States Legal … read more

Nadja Vietz
by

SEATTLE.- Harris Bricken ha anunciado hoy que ha establecido nueva oficina en Barcelona, España. Nadja Vietz, licenciada en Derecho y colegiada en Alemania, España y el estado de Washington, EEUU, dirigirá dicha oficina. Desde su nueva oficina en Barcelona, Harris Bricken asesorará a empresas y particulares estadounidenses en su entrada en el mercado europeo y, … read more

harris.bricken
by

SEATTLE – Harris Bricken announced today that it has opened a new office in Barcelona, Spain. Nadja Vietz, an attorney licensed in Germany, Spain and the U.S., will head up that office. Harris Bricken’s Barcelona office will focus on helping American companies and individuals navigate Europe and assisting European companies and individuals navigate the United … read more

harris.bricken
by

Over the past year,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 has been the subject of intense debate and considerable international press. Understandably so as TPP represents intense efforts by twelve countries representing nearly forty percent (40%) of the world’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 but not China — to proactively reduce or eliminate their countries’ barriers … read more

harris.bricken
by

“This deal is not built on trust; it is built on verification” is how President Obama announced and characterized the historic agreement reached yesterday between Iran, the United States, China, France, Germany, Russia, and the United Kingdom. The United States hails the 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Agreement”) as successfully achieving its mission: blocking all … read more

harris.bricken
by

Cambodia recently became the fourth ASEAN nation (along with Vietnam, the Philippines and Singapore) to join the Protocol Relating to the Madrid Agreement Concerning the International Registration of Marks (Madrid Protocol).   As a result, it can now be less expensive and simpler for U.S. and other foreign trademark owners to obtain protection for their trademarks in Cambodia.  … read more

harris.bricken
by

On May 11, I attended the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 (“OFAC”) 2015 Spring Symposium at which over 350 companies and 150 law firms were represented. Updates provided by government agencies are unique opportunities to meet agency representatives and hear them speak about regulatory developments and insights on corporate best practices. OFAC’s symposium this year … read more